“展昭”33岁糊成这样,是因为胖了?真相没有那么简单

浏览:1165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3日

在娱乐圈中童星出道的明星总会有两个极端。

要么“红”得家喻户晓,要么“冷”的无人问津。

前者有张子枫、张一山、杨紫、关晓彤,后者有“小叮当”谢昀杉、“夏雨”尤浩然、“嘎子哥”谢孟伟、“展昭”释小龙。

来聊聊释小龙他怎么糊成这样子?

释小龙幼年成名,最红的时候吴孟达、郝蕾、赵文卓、周杰、李冰冰都给他做绿叶,如今年满33岁了,竟然会没戏可拍。

童星似乎被下了魔咒,要么红要么糊,那么,释小龙是怎么一步步把自己从红到糊呢?

魔鬼训练 幼年成名

释小龙原名陈小龙,1988年出生河南省郑州市,父亲陈同山出生于武术世家,释小龙也逃不过这命。

他和其他小孩一样,一出生就承载着父母给予他的厚望,这个“厚望”也埋下了释小龙日后的“灾难”。

2岁,一个应该被父母呵护在手心里长大的娃娃,是爷爷奶奶宠爱大孙子的年纪。

然而,释小龙没有,没有呵护、没有宠爱、更没有撒娇卖萌。

一个落地24个月的娃娃才嘤嘤呀呀学会说话、走路,就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无情地送进少林寺。

他的生活两点一线,枯燥无味,释小龙就如同机械般在运作。

起得比鸡早,睡的比狗晚。

钟声5点响起,释小龙就要离开被窝起来训练。

父亲心中有一个理念:“功从童子始,英雄出少年”。

以至于成年闹钟成噩梦。

风里来、雨里去成就他一身好本领。

醉拳、少林棍、五行拳他样样精通。

365天,在父亲严厉指导下,根本不敢松懈下来。

一句“释小龙,做一个男子汉”。

正在抽泣的4岁小男孩立刻停止哭声。

导演朱延平于心不忍指责陈父道:才4岁的小孩,做什么男子汉”。

父亲陈同山直接无视了导演。

在他看来,

在半空中吊着钢丝算什么?

习武之人,哪来的矫情。

外人敢质疑父亲陈同山,释小龙却不敢。

从小就懂得看父亲脸色,自己动作稍有不到位,就要挨父亲揍。

韧带拉伤,脚被石头磨的出血,父亲也继续训练。

不听教,便挨揍。

1991年,释小龙随少林寺团去了台湾。

受到很多称赞。

1992年又在国际少林武术节表演中,拿下了通臂拳、罗汉棍大奖.。

释小龙成功吸引大众眼球,被关注了。

他被称为:“小李连杰”。

成名了,自然能吸引影视导演赏识。

导演朱延平邀请他出演《笑林小子》,听闻后,他高兴坏了。

心想,也许能逃脱这一切。

谁知,却比在少林寺更难。

一进组,就需要吊威亚。

第一次害怕哭,却被父亲无情的嘲笑。

年龄太小,根本没有合适的衣服供他穿,只能用绳子在他身上绕了一圈又一圈,还要用胶布贴住。

这部影片都是高难度动作,需要小小年纪的他飞檐走壁。

释小龙没有替身,不但要完成自己的戏份,还要替搭档当替身。

郝劭文与释小龙在剧组是一对人见人爱的组合,一个负责打斗,一个负责搞笑,有着“没头脑和不高兴”之称。

《笑林小子》又名《旋风小子》,这是释小龙首部影视,算是正式进军演艺圈。

凭借该影片,释小龙的知名度不断提高,电影票房能与成龙、李连杰大咖的票房一较高低。

释小龙很听话、懂事、又严肃。

相反搭档郝劭文就像是一个幸福孩子,正常孩子该有的童年。

释小龙却一生下就受了太多太多的苦。

被父亲剥夺了童年的许多乐趣、是一个没有童年的孩子。

俩人都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最火童星。

片约不断增加。

郝劭文的母亲有先见之明,认为他应该去上学,去接触新事物。

就这样,释小龙再次一个人面对枯燥无味的剧组生活。

郝母拒绝剧本、通告。

在陈同山眼里就傻。

为什么不趁此机会,多接电影、电视剧、广告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。

陈同山规划设计着,他伟大复兴的蓝图。

打着为儿子好的幌子,揽下了一个成人都无法接受的戏。

小小年纪一天就要工作20多个小时,能闭眼休息的时间少之又少。

但,释小龙不敢喊苦喊累,因为他不能,更不敢。

他只能用笑来面对生活。

释小龙在剧组多次洒泪,甚至开始厌倦演戏。

他哭喊着求父亲带他回家,陈同山听后、非常生气,大声斥责他必须演戏。还给他立下“三不”规则:不能偷懒、不能撒娇、不能迟到。

从小就害怕父亲的释小龙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出自己想法,无奈再被拒绝。

释小龙拗不过父亲,只能委屈服从安排。

幼年代表作《笑林小子》,而立之年《少年包青天》慢慢陨落。

最火童星,而立之年陨落
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

释小龙也只是一个凡夫俗子,又不是一个真“和尚”。

一直以光头形象示人,也想在大屏幕前“戴”上头发。

拍摄《少年包青天》的时候,释小龙12岁了,开始有些叛逆,但又不敢忤逆。

释小龙对导演说:能不能让展昭留长头发。

导演冷不伶仃来一句:大家就是喜欢看你光头。

被导演无情的拒绝之后,他哭了。

他哭并不是因为导演拒绝他,而是没人能懂他。

从小的他就没有朋友、没有动画片,生活特别单一。

与同龄人格格不入,他只想拉近与同龄人之间的距离。

终于,他等来了父亲的妥协。

15岁那年,他对父亲说:“我不想演了,不想再打了,想去读书”。

父子俩关系已经僵持很多年了,再不妥协估计就再也和好不来。

他选择远赴美国读书。

他离开了父亲的管控,他做起了自己想做的事,第一件事情便是留长发。

陈同山这边虽把儿子送出国,但不忘利用儿子名气挣钱。

让儿子成为自己武术学校的代言人。

并且大肆宣传:小龙武校冠军、释小龙国际影视明星等。

过度的曝光,加上长大后的释小龙身材发福。

身材早已变样,一眼看过去,与素人并无很大区别。

再加上他戏路基本定型,很难有导演邀请他。

学成回国的他,第一个作品就与剧中女生因戏生情。

2010年,释小龙和何洁拍摄《刀客万传》传承恋情。

俩人面对这份感情相当低调,无奈还是被偷拍了。

恋情就这样被曝光了。

令人意外的是,女主角何洁转身就否认。

她公开自己的择偶标准,比他大、呵护女生、懂得照顾人、孝顺脾气又好的男人。

人尽皆知,何洁比释小龙大。

释小龙人设陷入“渣男”漩涡。

就在感情这边失意之时,事业也大受打击。

2013年,释小龙和助理彭佳璇一同参加《中国星跳跃》。

助理不慎落水身亡。

这一事发生,释小龙接近崩溃边缘,一个朝夕相处的人就这样不在了。

还陷在助理离世的悲痛之中,父亲的武校也出事。

一个7女孩,入学两天,就遭遇不测。

事情发生,虽与释小龙本人无关系。

但他是代言人,事情一出,他就成了炮灰。

无数人在指责他、谩骂他。

他只能选择淡出圈中。

真正令他跌入低谷的原因。

莫过于他的演技以及不懂低调做人的道理。

有一次采访时,他称:“拍摄打戏很紧张,比较追求效果,然而文戏就比较放心。”

这话一出,再一次遭到质疑。

众所皆知,打戏后期可以有特效加持,而文戏,则是要揣测人物心理。

跌落的口碑,释小龙该如何再次捡起来?

当下的娱乐圈,幕前混不下去,相继都转到幕后。

释小龙也不例外,他开始自导自演了一部《逃学神探》。

而且这次释小龙和郝劭文再度搭档,七点四他们再创佳绩。

讲真,展昭一直是大众心里的情怀,释小龙可能没怎么体会过柔软温暖的情感,所以过于刚硬了。

作为演员,他称得上优秀。

“旋风小子”、“展昭”一直都在心中,他的童年令人心疼。

愿他,更好。

主营产品:太阳能灯